手臂錄 自序

用兵以戚南塘之旗鼓為初門,孫武子之虛實為極致,擊刺抑末矣。然不能此末藝,則不敢身至陣前,無以定將士勇怯,而行不踰時之罰,人無畏心戰何能勝?況又平日所用教師多被誘於花假,以誤士卒乎。

雖然,殳何人而敢言此,惟以壯年所廣集者彙為一編,以定其邪正淺深,貽之子孫而已。余所得者有石家槍,敬巖也。峨嵋槍,程真如也。楊家槍、沙家槍、馬家槍其人不可考。少林槍余得者洪轉之法。汊口槍則程沖斗也,有《耕餘剩技》、《少林闡宗》、《長槍法選》諸書刻印行世。此七家者其法具存,餘若金家槍、拒馬槍、大寧筆槍等尚有十餘家,名存而無徒,書又不傳,無可考處。應由技術淺小,雖取名一時,不足以傳人故也。今就七家言之:

真如一門而入,一師而成,一於純者也。敬巖偏歷諸家,年將四十始遇真如,重下本源工夫而得返正;及乎晚年,棍棒刀牌皆成槍法,化雜以為純者也。二師身二而法則一也。沙家竿子長軟,別為一門。楊家器在長短兼用之,亦兼取長短之法。此三家皆不雜棍法。

馬家以楊家為根本,而兼用棍法。少林全不知槍,竟以其棍為槍。故馬家法去棍猶有槍,少林去棍則無槍也。然少林尚剛柔相濟不至以力降人,沖斗止學少林之法,去柔存剛,幾同牛鬥。而今世沖斗之傳,江南最盛,少林猶不可得,況其上焉者乎。

總而論之,峨嵋之法既精既極,非血氣之士,日月之工所能學。沙家、楊家專為戰陣而設;馬家、少林、沖斗,其用於戰陣皆致勝之具,惟江湖遊食者不可用耳。

鍾王之手,親紙以成字者,毫端也;為毳、為榮、為膠、為管,皆所以成此者也。善將將之君,敵愾以奏功者,擊刺也;為旗鼓、為隊伍、為虛實,皆所以成此者也。聞擊剌而小之者,在武鄉謝艾、韋叡,余乃心伏。取子桓典論之語,而名為手臂錄。

時戊午八月 滄塵子吳殳修齡譔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