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功適應於十六歲以後己有遺漏者煉習。此時人的性功能已發育成熟,每隔一月左右則遺一次精。如同已破之碗,水已能從裂縫中溢滲出,古代養生家稱之為 「 破體 」 。他們認為衣破需補,而體破了,只有通過補法才能回到純陽如十六歲時的乾健之體。這一補法即築基功。

  一 、 修 性

  此段功夫稱為性功。何為性功?這得強調一下。性功之 「 性 」 非男女兩性之 「 性 」 ,有人把它們混為一談是不對的。由於各人出生時稟氣不同,以及先天遺傳等原因,性格也就有所不同。有人喜歡名利,有人喜歡錢財,而有的喜歡酒色……所謂 「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 者如是謂也。眾生之所以不合道,就是因為他們出生後,感覺到了這個客觀世界中的萬事萬物,並且確信萬事萬物的存在(古時稱此為著),於是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慾望、追求,但往往 「 事與願違 」 ,一旦所追求的事物得不到,失望懊惱以及許多煩事便會接踵而至,在這些心態下想煉習築基靜功,好比鬧市中尋幽靜。即使勉強打坐,也需經千難萬苦方能摸到入靜門竅,終究難以極深度地人靜。

  二 、 易 性

  凡煉築基靜功,需在日常生活中養成利於人靜的習慣。古人云: 「 行則借足於坦途,住則凝神於太虛,坐則調丹田之息,臥則守臍下之珠。 」 如果長期堅持則性情必然變得很溫和,心中便無煩燥之火。這些習慣在道家書籍中很多地方都出現過,它要求人們不爭、無慾、公正無私、無所愛僧,不貪生、不惡死、淡其心、恬其性(古時稱為 「 道心 」 ),最終與水性相同。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容污垢之物而不惡,性牝柔而居下,築堤阻之則不流,能方能曲,活潑圓陀,與大道相差無幾。要達此境界,需在日常為人處事當中磨煉,這一鍛煉過程就是性功修煉過程,古稱之為 「 易性 」 。此時,對任何事都漠然冷淡,煩惱從何而生?

  但一般人很難做到這一點,此乃立志修煉高功之士必修之功。常人煉功只是為增強體質延長生命,故只需做到古人所云:住、行、坐、臥四點要求,即行走時眼視足前一米左右的路,專心致志走路,盡量不去思想任何事情,使大腦保持一片空白。站立住行時,如不做其他事,則應存想頭上那片蔚蘭無雲的碧空。閑坐時,則調整呼吸,使其深、長、勻、柔、緩和。臥床未寐時,意守臍下之睪丸,使其生精。如此常清靜,則上坐人靜易如反掌。

  三 、 聚 性

  跌趺坐:坐於床上(不宜過軟或過硬,以免長時間打坐引起臀部不適,影響練功),右腳腳背放於左大腿上,左小腿壓右小腿,置腳背於右大腿上,右手掌托左手背,兩拇指輕微牴觸於臍下。

  單盤坐:右腳背置左大腿上,小腿壓左小腿。右手握左手四指,虎口相叉。置於腹前或腿上,手心向內。

  散盤坐:左小腿壓右腳前掌內側,右小腿壓左腳後跟內側,手式可任選上兩式。最宜初學。

  老君坐:右小腿橫平放體前,左腳屈膝豎直小腿於體前,腳掌平放床上,左手握左膝蓋,右手心朝天,置於小腹,舒適為度。

  童子坐:兩腳心相對相合,二小腿橫平放體前,兩手四指各握拇指,分別放在同側大腿根上、或合十於胸前。此式適合未遺漏之童真乾體。

  以上幾種坐法都要求腰桿正直,但不是強直,強直則不久耐,自然為度。兩肩放鬆下墜,兩肘稍微向前展出,頭似頂天,但意不可太過,應似頂非頂。呼吸自然、輕柔、深長。

  坐定後從頭到腳趾,逐一放鬆。仔細體會松的感覺,再在此感覺上放鬆放鬆再放鬆,但不可用力或急躁,應以非常柔和的聲音默念: 「 松……松…… 」 。 「 … 」 為顫音,仔細體會每個毛孔都在隨之而顫,隨之而松。想一下自己還是一個嬰兒,全身上下柔軟如綿。然後,靜靜地觀察眼前這寂靜的黑暗。

  對於性功修煉較差的初學者,此時就會出現靜坐時的第一難關,即識神的無休止的打擾。何為識神?人在嬰兒時期,混混沌沌,對外界世界毫無認識,大腦幾乎完全處於無知狀態,其功能只是支配嬰兒的生命活動而已,此時的這一精神狀態稱之為 「 元神 」 。隨著嬰兒的不斷成長,大腦不斷分工,除支配生命活動外,有了記憶,思維、分析等功能,認識使大腦由無知變為有知。此時,那種無識無知的精神狀態被有知有識的精神狀態代替,這一精神狀態稱之力 「 識神 」 。 「 元神 」 逐漸退位, 「 識神 」 勢力逐漸擴充,最後獨佔 「 王室 」 (大腦之喻)。從此無為而治的 「 國家 」 (人體之喻),變成有為而治之邦, 「 天下大亂 」 ,煩惱開始伴陪在人之左右。練功就是要廢除暴君 「 識神 」 ,立仁君 「 元神 」 歸位執政。

  識神的打擾表現在雜念紛紛。要掃除雜念需用一面 「 鏡子 」 ,古人云 「 心如明鏡臺 」 即此意。此 「 鏡 」 即自己本心,要讓心像一面鏡子。雜念就好比一個物件,這一物體放在鏡子前面,鏡子就給它呈象,物件要離開,鏡於也不留它。具體地說,如你在靜坐時,大腦裡浮現出白天打藍球的場面,這時,你不要喜歡它,也不要因它是雜念而討厭它,應保持冷漠的旁觀態度,如同鏡子呈像一樣。鏡子對自己所呈的像是不會有感情的,不喜歡也不討厭。如打藍球的場面要離去,你也不要挽留,你功夫不到家,則會有另一場面代替它。到家了就是靜靜的一片感覺,應迅速把握這一感覺。如有另一場面代替,則應用同樣的冷漠態度旁觀之,日久自然無雜念產生,這就像有個蹩腳的小丑想逗你發笑,而你對他的笑話毫無興趣,笑不起來。這小丑雖然不斷地講一些新的笑話,但始終不能把你逗笑,最後只好沒趣地走開。 「 識神 」 就比做這小丑,不斷的雜念如同小丑的無聊的笑話,你冷漠地對待雜念,最終 「 識神 」 也就沒趣地走開。戰勝 「 識神 」 ,也就闖過了靜功的第一關。從此便算入了 「 靜 」 之門。但此時若一味地溺於靜,則易陷入第二道難關 「 昏睡」。應當觀光聚性。此法稍後再敘。

  消除雜念的方法有許多,諸如數息、存想等等,但許多人雖然按照別人所介紹的方法練習,卻依然不能入靜。甚至雜念反而增多,其主要原因就是人們富於聯想所造成的。用前面介紹的方法來說,當你坐定後,雜念產生了,你就會想起所講的那方法,而那方法中有個鏡子的概念,於是,聯想可能就會產生。你可能會想到某天某時,你一不小心把衣櫥上的穿衣鏡打爛了,結果如何如何。想到 「 小丑 」 一詞,又會聯想到劇院裡的小丑、電影中的小丑,這樣雜念不但不減少,反而增多了,所以,古時練功一般都不說明入靜的方法,要做徒弟的自己去悟。悟出了便教下步功法,悟不出教也白搭。古語道: 「 性要自悟,命要師傳 」 ,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吾隨師初學之時也走了不少彎路,摸不到人靜之門。最後採用存想法,才算入了此門。平常走在街上,眼裡看著人群、車流,腦子裡卻想著一面強烈陽光照耀下的白色墻壁。如此堅持了數日,就形成了一種習慣。晚上靜坐時,眼前也有這墻,只是灰暗了許多。師父卻說這是一種 - 象 - 的弊病。於是,把這面有一定面積和形狀的 「 墻 」 擴大為漫無邊際的又無形狀的一片虛白,結果幾天後便入了門。這些也就是說,練功者自己本身要悟、要領會。哪種方法利於自己人靜,或者自己覺得怎樣對於自己入靜幫助大,便採取它,不要見異思遷。

  初入靜,由於體內陰濁氣多,眼前是一片黑暗,應細心去觀察此片無盡的黑暗,你可能就會看到一些小星點在黑暗中時隱時現,這時應試著把這些小星點合在一塊,變為大星點(其實這些星點並不會隨意而合)。這樣做能集中精力,但合他們時,千萬不可用力、急躁。片刻自然有一些白的光在眼前波動。這是散性聚成的結果,稱為 - 性光 - ,接著波動變大,有的微光欲消失,此時應追回,不讓其走失。日久練習,此光由動變為不動,由微白變皓白。未破之童體者,此應把真念寓於此光中,最終達到 - 光即我也我即光 - 的忘我境界。已破之人,此時應將微意移於下丹田,轉入命功修煉。

  命 功 次 第

  一 、 煉 精 化 氣

  ① 採藥歸爐

  隨著眼前之光由微白變為皓白,人之散性也變更而成定性,性功修練已到一定階段,開始將微意移於下丹田。方法是靜視眼前白光,(此視乃是由先前的闔目觀眼前之黑暗,逐漸因放鬆入靜眼瞼自然微開一線之狀態,非人為地留一線光練功。人為地睜開一線,會導致眼瞼抖動影響入靜。不如乾脆閉了眼觀眼前黑暗中之性光,而不是留一線觀自然之光。一面隨吸氣引白光入下丹田(即氣海穴,與臍相對入臍一寸二分,直徑約四橫指的一個球狀虛空,乃眾水所歸之處。)呼則靜觀導入丹田之白光。如此夜夜行功自然有采精火候。靜坐時,在無思無慾的情況下,生殖器突然勃起,元精生矣。此時勿驚勿慌,心若無此事發生一般;勿愧勿懼,心凝神於丹田之太虛,又如輕輕一意而已。等其亢極欲縮時,輕緩一吸導入丹田,一呼降至會陰,如此數遍外物(生殖器)自然縮盡,下山猛虎,手到擒來。這是因為體內精氣日益充盈之故。此後,外物不僅在練功時會勃起,平時看書、走路亦會勃起,但終與靜極而勃有別,靜坐無慾而起,精源清澈,而平時勃起有清有濁(因色慾而起,為濁)。時用 - 吸、抵、撮、閉 - 口訣擒之。即在外物勃起時,急用鼻吸氣降至會陰,撮緊肛門,繼由脊樑上至百會,稍停閉緊口唇,防其由口而漏。再一呼降於丹田,如此數遍或數十遍,自然縮回。

  ② 煉精成氣

  上段功夫採得精歸爐後,須煉之,不然,最終滿而遺漏。煉精用火,火分文武。

  武火鍛煉法:外物盡縮後,即吸一氣由鼻根入於口下降至丹田,呼氣時意守丹田,仔細體會其內之溫熱。如此一呼一吸為一息,六六三十六息,息息歸於丹田。

  文火鍛煉法:在武火之後,留心於眼前之靜光,仔細聽聞鼻息之聲(此聲乃想像之聲,因通過前面幾段功夫鍛煉後,鼻息已細微到無聲之境界),二十四息後,文火煉畢。

  遂移微意於丹田之中溫養生精,候元精生時外物復勃,仍用前法采之煉之。如此夜夜行功,數日後,丹田溫暖舒適,氤氳不散,繼續苦練則有開關之候。

  二 、 氣 足 開 關

  通過上面採了煉,煉了采,功夫日益長進。待到息定時,體內之精煉成之氣,已有其形,即腹部看得到的氣丘。息定就是呼吸中斷,不用鼻孔進行,而是皮膚和一些特殊部位。此是自然而然,非人故意所為。此時,氣丘上下波動一升一降,耳內風生,眼簾光閃,丹田發熱發燙,此時應靜觀之,氣動意隨之而到,不催促也不散離之,千萬勿昏睡,不然氣散。待熱極而動時,以一意領至尾閭穴,體內氣足者,只覺一股熱流直衝入頭頂,稍時化為甘露降入口內,應閉緊口唇防其出口而漏。只聽 - 隆隆 - 作響降於丹田之內。若氣不足則在沖頂時,會出現走走停停,走時意隨,停時意守,這樣分幾次才能到頭頂。

  功夫至此小周天已通,此段功大後,氣在體內復生時,外物再舉,應以神領之運周天,候縮,則寂照之。 「 寂照 」 即忘記呼吸輪入杳冥中而入定。以後再生再運,古則稱之為 「 還精補腦 」 。

  三 、 法 輪 常 轉

  上法久行,在靜定中元氣生,丹田覺溫暖。此時,氣已不行陽關,外物不復勃舉。即不外馳,必上行中宮與神相交配合,氤氳不絕,如如不動,一股熱氣由丹田直入尾閭,上夾脊,過玉枕而達於泥九,復降入丹田,不由自主,自然而然,非人為也,復有氣生而如此。

  勤苦修之,遂歸於大定,此時心情恬淡,眼前性光變為圓點,三花聚頂,五氣朝元,謂之 「 玄關 」 。此後在定靜中,一道白光亮如水銀運轉三百六十周,滿周天之數自然而停,此後復而如斯,謂之 「 法轉自轉 」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