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釋尚式形意拳
 

我老師見過尚雲祥,那還是他跟太師爺學藝時,太師爺跟尚有些交往,因此見過,也因此瞭解一些情況。扯了一些閒篇,說大實話吧。什麼尚式形意,又或這派那派形意,形意只有一種!只是修煉的方式各有心得而已!理就是一個,得了這個理,你想怎麼練就怎麼練!李仲軒老前輩就是一個真正的明理人,他懂拳!至於他是不是真跟尚雲祥練過,真有那麼重要嗎!?

 

不是想看“尚式形意”的東西嗎,鷹捉,崩拳,丹田功,抖大竿,是吧?好,我就開始講講,反正這些其實不是什麼高深絕技,只是形意拳的一種外在表現形式,其實尚雲祥的絕妙之處並不在此。李宏在武魂上其實已把尚雲祥的真正好東西說出來了——就是那些他老爹一輩子沒想明白的,那位朋友可以把李文彬沒想明白的那些問題發上來,我就用我的“尚式形意”理法給大家白話白話,網上自有明眼人,看是不是真東西!下面先講一些粗淺玩意,大家看看是不是真東西!

 

鷹捉

 

鷹捉不同階段有不同階段的練法,初練只需注意一個開展,就是一個極度的伸展,全身骨節拔開。李仲軒老人提的很多東西是細活,是屬於身上有了相當細緻的勁力的體會後玩兒勁的東西。剛開始抻筋拔骨時,不需管它,初學者根本玩兒不起。第一階段身上必然會用很多拙力,沒關係,只管放力去打。輕輕鬆松的把最大的力量釋放出來,形成良好的動力定型。第二步,就是拙力盡去後,不用力還要把拳打出去,怎麼打,盡在一個“賴”字,就是整體“賴”在別人身上的“賴”,也就是李仲軒老人說的在被窩裡“臌遒”(俺們河北的土話,大意是蠕動吧)的勁,注意此時身上的筋骨必須已經完全舒展開了。把這股“賴”勁練成自然,練出速度--- -到這步支頂力和撐抱力可說已有小成,隨隨便便放在人身上就是一個整體,你要用拳打,一拳就可以把人放翻,你要出步,一個趟步就可以把人趟起來,因為對方要用局部受你的整體力呀!這時始可以玩勁。

 

有些人教人練拳時,一開始就給你講,某式如何好,你要打出什麼沉墜勁、翻浪勁、這個勁那個勁……一大堆----這是不想好好教你的。為什麼這麼說?勁力好比一棵樹的花朵枝葉,必須等它自己慢慢長成,如果你非要一開始就要都做出來,那是插花——是死的!所以,勁力的培養必須是按部就班的來。

 

那麼什麼是翻浪勁呢?我先簡單的點一點。其實理很簡單,大家都知道波浪拍岸的勁力很強,但它的勁源並不在其表面,而是起源于大海底部的運動,活躍轉化于海洋中層,進而作用於表面,其理就在於此。大家多體會一下吧。

 

崩拳

 

崩拳式子很簡單,勁卻不好打,很多人式子端得很緊,結果把勁打成了楞捅勁,還以為很對。打崩拳要會“放”勁,多體會這個“放”字,要練到能把勁力放到對方身上去,而不是聚在自己身上。我當初練時,也犯這個毛病,師父看見了,只是過來給我又規矩了規矩式子,然後讓我打,就在我勁力將吐未吐之時,師父突然向我大喝一聲“放下”,我聞言突然身上一松,緊接著就感到了,原來崩拳打出去應該是一個“一震”的勁。那麼有人問了,這樣怎麼能把人打飛呀?這要靠的是式子的整體的“擠”勁,二勁要合一。

 

而尚雲祥的崩拳還有其獨到之處,他將馬形精義融入其中,則拳勁撲撞力更猛,震力更透,加上他善用“馬踏中原”心法闖敵中門,所以中者必飛;另外,他還將雞行精義融入身法步法中,“金雞獨立”之“提勁”足,因而足勁沉、步法身法轉換快。雞形步特點是善變低暗腿,尚雲祥用其中的蹬踏腿,卻只走其勁、意而不露其形,所以當其式者必然拔根。

 

總的來說,尚的崩拳很好的體現了形意的特點,就是尚老說的“硬打硬退無遮攔”,為什麼說“硬退”?因為形意並沒有純意義上的躲閃後退及防守格擋等,它的一切都是為得“打”、“進”服務的,一切變化動作都可化為“進手”。為什麼可以做到這一步?一個心法可蔽之——一切變化都要造成我得勁而敵人不得勁——這也是尚的“馬踏中原”心法的奧秘所在!相比之下,所謂的“硬打硬‘進’無遮攔”的說法實在太俗了,說難聽點,那是“都臭了街了”!

 

波浪是地球自轉帶動海洋運動形成的,此理亦可入拳。尚雲祥崩拳所暗含的馬、雞二形精義,我若不說,恐怕知之者甚少。不過若不是如此,我說我們門的人知道一些尚雲祥的底,人家還會說我們吹牛不要臉呢!

 

丹田功

 

接著講,這回說明白點吧,腰就是地球的軸,丹田就是大海,四肢就是波浪,大家想想,要是地球的軸出現了擰轉,彈抖,那還不是翻江倒海,天崩地裂嗎?

 

現在,大家把尚雲祥想像成一地球,腰是他的地心,從腰到手指是地球半徑,而李文彬是以胸部著地“站”在這個地球上的一點(尚的指尖)的一個人,然後,地球轉動了,李文彬除了飛出去還有別的選擇嗎?原理就這麼簡單,所謂丹田腹打也是這個的變化,可你們看在武魂上那通神乎其神的描寫,還什麼幾十年才參悟出來,這不明擺著說尚雲祥當年沒打算教他嗎?

 

道理雖然簡單,關鍵在怎麼把自己練成“地球”,練出地軸和海洋,也就是遠遠超過常人的強度的身體支撐架構,和“原始推動力”,具體細節請參看那本3.5一本的雜誌裡李仲軒先生的文章。明白了那些東西,你就是拿著大頂練三體,隨便再挑點貓捉、狗捉、長蟲爬之類的動作練練,一樣能打出名動天下的形意勁來!

 

丹田打,武魂以前登的內功四經裡早就說過,內功有成,內襠外胯、前胸後背俱可傷人。楊立德先生記敘少時學形意,郭維漢先生就教學生用沙袋、或者同學的身體練腹打。還有《太極拳奇人奇功》裡在世的可以用丹田、胸肋發人打人的高手也不在少數,為什麼人家不把這個當絕技?因為這就是內功有成之後的一種用法,跟學數學的加減乘除一樣,不值得特意說。就你的李大師,還當寶似的,還十五打,羞也不羞?

 

還有,趟步是從翻浪勁裡出來的,實際上是暗腿,絕不是配合著趟步才出翻浪勁,那樣又慢又浪費力氣,還特別露形,更難以變化,可以說是犯盡了技擊大忌。照你的練法,千萬別碰上用腿的高手,要不然一個截腿,非踹折了你不可。

 

至於翻浪勁是形意所獨有的說法,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夜郎自大,井蛙之態,無以復加。打死我也不信這是尚老說的,只能說他李大師見少識窄,小覷了天下豪傑,只可惜連累了尚老的一世英名。

 

說說丹田氣打吧。一用上個氣字,很多功夫從此就神秘、高深起來了。其實,丹田打沒什麼了不起的,我也會,你練形意練上個兩三年,也就會了。這麼說吧,丹田出不了勁的,說明你壓根就沒有練到形意勁,拳從根本上就不對,練對了丹田就能打人,跟尚雲祥的差別只在於功力上——你沒練人家那麼苦,也沒練那麼多年頭啊。就向人家一崩拳那麼大威力而你不行一樣。那麼這其中“氣”起了多大作用呢?我不好說,因為氣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虛幻的東西,或者說只是人體的一種感覺罷了,並不是切實存在的。也許我練的層次太低,反正我現在還沒有什麼氣流動的的感覺,只感到了勁的流動,也許那感覺以後會有吧。我說這些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太執著於這些不太切實的,一切從根本練起最實在。說到底,丹田還是得靠“勁”打人,“氣”只能“吹”得動“牛”,吹不動人!

 

那麼丹田是怎麼打人的呢?其實丹田打不過是身打的一個變化罷了。身子是怎麼打人的,丹田就是怎麼用的。當然首先你的丹田筋肉得有一定的活動量(就是彈性)了,其次身子夠整了,會用體重砸人了,到時用丹田扔身子就是了。理就是這麼個理,練活了,那還得下一翻工夫。別看書上說什麼丹田一鼓,人就出去了,別聽那個----身子不動,光憑鼓肚子,一輩子也打不出去人!什麼?你說尚雲祥確實沒動步?廢話!人家身上的活動量夠了,勁夠活了,抖”勁到了,一顫,原地也能把體重砸出去(我也能做到一點點,不過還不夠活),你行嗎?!老老實實從基本練起吧!

 

回答一下大家的幾個問題。

 

1 關於抻筋拔骨,其實就是一個身體建構的問題,這一點盧氏結構用現代語言解釋的最清,大成拳用傳統語言說的最明白,不必我再解釋其定義了。至於其修練心法,一個極度的伸展而已。你用樁功練,做到一個“到位”後,靜耗就可,盤架子練,就只管一個“打”字。

 

2 關於渾圓樁,我練的是形意的,與大成等的心法有所不同。有兩種樁型,區別只在手。初練兩手環抱,後期兩手外撐。我只說一下初練的心法吧。擺好樁,一邊軀幹往後靠一邊下坐,軀幹一定要拔直,雙手像托抱似的摟著一棵虛幻的樹之類的東西,牢牢抱著不可移動,兩腿則托夾著這棵樹的下部分,也不可動,就這樣保持著這種感覺坐至四平馬步高度,保持感覺不丟,四肢及軀幹極度展開而不散,然後就耗就可以了。忠告一句,如果你想體驗什麼叫地獄,那就站吧,再說一句,此心法與李仲軒老先生的不衝突,他說的是第二階段的練法,想練,最好先過了這一關。

 

3 再次關於尚的崩拳。說實在的,這玩意兒和郭雲深的崩拳已儼然成了形意拳的兩大臭街玩意兒了。幹嗎呀,有些人老拿這東西來問人,好象只有這個才是形意拳真東西;而又有些人老把我知道(或我練)這東西掛在嘴邊,好象已得形意真傳一般,對於這種人,我只能說一句----可憐,你沒前途了。為什麼說這麼狠?崩拳說到底只是一種應用手段而已,尚只是這玩意兒用的熟,才老使,其實說難聽點,他就是學驢撂個蹶子,也照樣打平一片----人家身上有東西!而你老抱著一個形式不放,不求其根本,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我今天也豁出去了,我再來打破一個神話,那就是“尚雲祥的崩拳也不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我太師爺就跟尚切磋過,尚也使了崩拳,也並沒有得手。雙方和局收場。我問過師父當時的情景,師父說,並不象你們想的那樣,尚一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打崩拳,而是一場綜合素質的較量(當然我講述就用我自己的話了),先是身法步法的變化,互相尋求及製造最佳出手位置和時機,兩三步見分曉,這一方面我太師爺略占上風,所以先以身形吃住尚,搶先出手(據師父說,太師爺也沒辦法僅用步法就把尚走絕,只是逼得他無法躲閃退避只能硬拼而已,所以說只是略占上風。),尚以樁架硬接,剛一接手即生變化(因雙方都沒把握一下擊敗對手,所以出手都不會把勁作絕,這種可隨時變化的手就是“問手”。),因功力上尚占上風,太師爺僅以巧應有些吃虧,兩下變化就不得不以身形化式,尚看準時機以崩拳進,太師爺只好出了半步“倒踩七星”,剛好避開,然後一笑,說,“我見識了雲祥師兄的崩拳了。”尚說,“誰讓咱是放羊出身啊。”兩人一看誰也打不了誰,就以和論了。兩人說的話大致是如上述,什麼意思呢,其實也是誰也不服誰(誰說名人一定品德高尚了!),我太師爺的意思是,你不崩拳也出了,不也沒打了我嗎。尚的意思是,他小時侯學藝時,給郭雲深放羊,經常追著羊練,所以闖中門熟,巧妙變化上略遜一酬,潛臺詞是,碰上這樣(出身)的我,你不照樣也得退嗎!話是這麼說,論勝負誰也不服輸,他們的關係處得卻是很不錯,也換過藝,所以我才會知道尚家的一些東西。那位說了,其實你太師爺輸了吧,他不是退了嗎?其實關鍵在於他只出了半步“倒踩七星”斜退,如被逼得只能出全了才避得開,那勢必只剩逃跑了,而只出半步,則還有餘力,式不會丟,氣不會餒,審時度勢,不能力拼還可遊鬥,所以未敗。說這個舊事,是想說明一個道理,絕技之所以成其絕技,是因人而成技,不是因技而成人。我還敢說,你們這些尚氏一輩子也練不成尚雲祥的崩拳,為什麼?因為尚雲祥是練形意拳而練成崩拳的,你們是為了練崩拳而練的,所以如此!

 

舊事說完,信的可以品品其中的理,不信的,當個笑話哈哈一樂吧。

好了,囉哩囉嗦說了一堆,也不管人家愛不愛聽,失禮了。

 

網友回:

站樁一開始自學是挺難,象不爽說的心理枯燥,動作變形。我覺得站渾圓樁一開始按養身的標準站是比較容易入門,就算你體健如牛,泰森也有體虛的時候,多養養氣血總沒錯。一開始沒有老師盯著的話也不用太注重時間,免得動作過於變形,也免得力量僵在哪裡印象太深。等站的比較舒暢了,姿勢比較順了,興趣濃厚了,再慢慢把手抬高,體會“煎熬”的感覺,這時候就要熬時間了,用胥榮東老師的話說“哪怕動作變形,也要先站到透”,時間長了力量結塊的地方會軟下來,動作也會變得不輕易變形的。

 

渾圓樁站成四平馬步高度,膝蓋能不能過腳尖呀?

 

膝蓋不能過腳尖

軀幹要整體後靠,要切實有這種勁的感覺,類似於把體重全部倚在後面一堵牆上的感覺。但軀幹要挺直,不能後仰。注意“整體”後靠。

胸部不能用力,儘量作到虛胸實腹,就是保持呼吸自然順暢,胸部不憋悶,體會氣""丹田的感覺(獨門心法秘傳啊) 從而,丹田用力。

在做到膝不過腳,身體後靠後,多體會一下胯窩裡麵筋用力的感覺。

其餘要領如我前面所述,這些感覺重在體會,不可強求,姿勢到位後感覺會自然出,切切!當然初練不可能一步登天,功夫重在堅持,功到自然成。練時不要心急, 一步步來,有一些體會就是進步了,要抱這種心態去練。初步儘量把這種樁堅持到十五分鐘。

 

鑽裹踐:

 

我練的是無極樁, 和大成的並不相似,我們要求的是全松,松的透透的,發勁才能陰、冷、透。我說的是,腰是地軸、身體是大海,肩胯四大塊就像漂移的大板塊,胳膊腿就是板塊上的高山。對方的來力,我用板塊的漂移和海水的激蕩化掉它,同步的腰軸借力蓄力卷縱彈射,把高山打到對方體內,給人的感覺可能比較像太極,和不爽的思路並不一樣。

我勸你不要按不爽的樁站,他是老師看著站出來的,而你沒有,自己站四平馬是要傷膝蓋的,他給你說的要領再多,你一作也是另外一個樣了。他說膝蓋不過腳尖,那是因為他的腰胯能下來,還能翻的上去,你現在根本沒法做。這是我的切身體會,絕不是和不爽抬杠。我的建議是你立刻找一個老師,比看什麼書都強。

 

不爽:

技術方面的我不敢說,但有一樣我有體會。練什麼都好,一定要天天練,沒時間也練15分鐘。給自己定個條約,堅持100天。100天后再定條約。道理有兩個。一是站樁是為了換勁,改身心的習慣,一天不練就會退步好幾天。二是守著這人生觀的一線,100天也堅持不了,將來還能對自己有多大信心?100天過後就是一個成功,一個個成功加起來你的人生就是成功。

 

鑽裹踐說的也有些道理,我是老師看著站的,不過,要點我都講得很到位,理論上不會出問題。我說讓你體會胯窩裡大筋用力的感覺,就是不讓你把勁聚到腿上,尤其是膝蓋上,關鍵在於用軀幹的力量支撐起自己的體重,不要依賴四肢。這是理論性的東西了,知道的太多不好,你會不由自主的去追求這些,基礎反而打不牢了。真正是練出這些感覺,才是上了身。

 

要堅持,這時正是長功夫的時候,是換勁的時候。此時用如下心法。想像用軀幹的力量支撐自己的身體,而由軀幹伸出兩條大筋通到腿上,直插入地下,腿肌肉可以不用力了,放鬆下來掛在這兩條筋上。手上保持住抱勁不散,再進一步往遠處伸。這些東西心裡這樣想就行了,切忌用僵力楞做,哪怕你做不到這些也沒關係(現階段應該還做不到),只這樣想,努力向這個感覺去練即可,不要過於求。然後重點放在保持住架子不散和儘量多體會我說的那些身上的感覺上。還有就是時間儘量堅持長,哪怕30天,每天15分鐘,先體會體會,看合適不合適,試試看,怎樣?如不願意,也不勉強。希望我說的對你還有用吧。對了,我說的樁你按規矩試站過嗎?感受如何?是不是跟受刑似的?

 

創作者介紹

morrision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