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看、聽得懂人的訊息?

「水」能夠分辨訊息中的正、邪、善、惡嗎?「水」也能夠接收到來自聲音、文字、音樂、意念的良善或邪惡的訊息嗎?

 


 

 
看「日文」的愛和感謝
 
 
 
看「英文」的愛和感謝
 
 
 
看「德文」的愛和感謝

 













  
 
 
 
 
聽「田園交響曲」 聽「離別曲」   聽「重金屬音樂」
 

 

「水」能夠分辨訊息中的正、邪、善、惡嗎?「水」也能夠接收到來自聲音、文字、音樂、意念的良善或邪惡的訊息嗎?上面幾張圖是江本勝(Masaru Emoto)拍攝的照片

江本勝的顯微鏡

 



 

我們真的可以"看到"水的訊息!?

日本人江本勝的書在台灣頗受歡迎,我們在宗教領袖企業家、以及另類(心靈)醫療教授的訪談中、甚至在學校教師的校園活動中都看到江本勝的"實驗"被毫不質疑地引用。就在最近,報載國小老師教小朋友做實驗,請小朋友對著白飯罵髒話或是講好聽的話,結果“聽髒話的白飯會發臭,聽好話的白飯味道很好聞”,同樣的研究實驗結果也出現在江本勝的書裡。

江本勝的基本想法,是"良善的心"、或"好的意念"會產生結晶美麗的水(米飯也會更香!),相反地,咒罵的言語則會產生結晶醜惡的水。這個想法頗受民眾歡迎,而且都宣稱有"科學"證據,我的看法是江本勝的水結晶和"良善的心"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倒是和拍照的人的心理有關。江本勝從來沒有受過任何科學訓練(大學是學國際關係的),然而在台灣,我們到處都看到江本勝的名字,並以"博士"稱之(他沒有博士學歷,曾經在印度一所另類醫療大學修課,這所大學的網頁看起來只有一所建築物,而且我從SciFinder資料庫上查不到任何來自該校的學術論文,彰化師大有數百篇)。

如果水可以被科學證實聽得懂人類的意念,江本勝一定可以得諾貝爾獎!因為這件事違反了所有我們跟水有關的知識,江本勝的水結晶是以顯微鏡放大 200-500倍拍攝的,也就是一張相同大小的圖片上可以拍到數百張照片,這數百張照片都是一樣的嗎?還是江本勝只挑出那些他要的照片呢?這些實驗能不能重複?例如,能否讓兩杯同樣的水聽相同的音樂(或聲音),而得到相同的照片?對於「可重複性」,江本勝在<<來自水的信息>>一書中倒是提到"相同結晶的取得是不可能的",而隨後又補充說:"一定程度的傾向性是很容易辨識出來的",說實話我覺得這是在硬ㄠ。

除了佔掉大半篇幅的美麗照片,江本勝書中的「理論」更是匪夷所思,他的「微波動原理」(HADO Theory)說:

    「電子以超高速度在核子週邊移動,並發射出固定的微弱振波」,我們稱之為「微波動」:

我在大學教了幾年的量子化學,還沒學到電子會做這樣的事。另外書中還提到:

    「在原子的階段是規則的,製造原子的分子元素在現代科學中的存在則被認為是曖昧的,依我看來之所以如此,是基於觀測者的意識,看事情的態度而有所不同....。我認為那是因為它的世界和人類的意識具有相同水平的緣故。」

教導人善念不是壞事,但將原子與分子的世界鬼扯到這般田地(而且從其中獲利),就實在太離譜了。再補充一點,江本勝書的儀器是一般的顯微鏡約而非什麼「高速攝影技術」。江本勝還提到以一種儀器MRA(Magnetic Resonance Analyzer,磁共振分析器)測量「微波動」,磁共振通常指的是核磁共振儀(NMR),NMR的售價動輒百萬,我很好奇為什麼江本勝在書中只展示一台顯微鏡而不展示核磁共振儀!或者他所謂的磁共振分析器只是幾片磁鐵?

相對論和量子力學是二十世紀人類知識文明的兩項重要成就,雖然這些知識拓展了人類的視野,然而他們並不親近人的直覺。不論是否為科學家,人總是傾向接受那些印證我們內心原有期待的說法,這也就是為什麼江本勝的"實驗"有這麼多的支持者。在這種情況下,實驗的內容已經不是重點,結論打動了人心。

我們並不是要唱善念的反調,善念和利他精神絕對是我們最珍貴的人性內涵,然而我們擔心的是科學的被誤用,以致於連怪力亂神都有了科學證據。以下摘自<<來自水的訊息>>一書的書評就是一例:

這本書介紹了「水」在不同意念影響的時空環境下,經過冷凍、結晶之後所呈現出的各種面貌。經由江本勝先生的研究,我們驚訝地發現這正是佛經中「萬物唯心造」的科學證據,把唯物與唯心思想做了完美的結合,也讓我們聯想到為什麼基督教徒要在餐前禱告?為何佛教徒相信念過大悲咒的水可以有神奇的治療功效?為何道教要畫符念咒?....

 


真正的雪花專家如何看江本勝的結果?

加州理工學院的物理學家Kenneth G. Libbrecht 教授是一位研究雪花的專家他對江本勝的看法如下:

 

你對江本勝的看法為何?


假使你沒有聽過江本勝先生的話他出版過幾本書宣稱水若事先置於各種思想和情感之下其冰晶體長得會不一樣譬如說他可以對不同容器中的水播放各種音樂爵士樂古典音樂 搖滾樂等等聽完音樂後這些被處理過的水被結成雪晶體他宣稱不同的音樂處理會產生不同型式的雪晶體並且展示各種成果照片來證明他的說法

如果你認為水會做這樣的事違背一般常識,你是對的。事實上,水不會對思想及感情有反應,水就是水。那麼我們怎麼解釋江本勝的實驗呢? 我的猜測是: 江本勝先生長了數百個晶體,然後從中挑出各種形狀來呈現他想說明的任何事。例如,當水置於古典音樂時,他挑出一些美麗的晶體來給我們看。而搖滾樂呢,他挑了些醜陋的晶體給我們看。於是他下結論說,古典音樂造成美麗的晶體,而搖滾樂造成醜陋的晶體。他沒有給我們看的是,兩種音樂其實造成一樣多的美麗的和醜的晶體,水的處理其實沒有效果。

我知道江本勝確實這麼做嗎? 我不知道,所以我說我猜測。江本勝先生從未將他的結果公諸於可供批判有聲譽的科學場域,他僅將結果呈現在自己發表的書上,而在其中他可以說任何他想說的事。基本的物理學知識告訴我們這些結果不會是正確的,而且江本勝先生也未能說服科學社群他的實驗有任何的可信度。

我有沒有試過重複江本勝先生的實驗呢? 沒有,而且我也不想。雖然我儘量對新的想法保持開放的態度,但這件事實在太離譜了。我只有有限的時間和資源,所以我研究那些我認為比較可能有結果的想法。就如我們北達克達州農場裡常說的:  有開放的腦袋很好,但不能開放到頭腦都掉出來了 !

原文: http://www.its.caltech.edu/~atomic/snowcrystals/myths/myths.htm

 


 

對這個現象,作家洪志鵬對此寫了一篇精采的文章: 

活見鬼的水結晶 洪志鵬

前陣子我在市面上發現一本奇書,書名叫做”生命的答案,水知道”。當時統一企業的總經理林蒼生先生好像很推崇這本書,在各地演講的場合中不時推薦這個理論。後來乾脆由統一企業幫忙出版了另外一本由同一個作者寫的書,號稱是世界上第一本”水結晶攝影集”,書名叫做”來自水的信息”。這兩本書全部用彩色印刷,兩本內容半斤八兩,都是在刊登這些水結晶的照片,還有宣揚他神水的理論。林先生為它還寫了一篇序,不外乎是宣揚這種水結晶的驚奇發現,序文中有一句說”各位讀者或許可以從這本書當中得到有趣而科學的解答”。我整本書看完之後是沒有得到什麼科學的解答,不過倒是覺得非常地有趣。我這就來帶領各位見識一下這本有趣的書。...........

請連結至http://www.michaelsoft-taiwan.com/diary.php?day=2005-01-17參看全文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