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方法,仍是最好的選擇
    
    在一個淒風苦雨、雷電交加的夜晚,我聽見門鈴響。開門一看,有位穿著很正式的陌生人站在門廊上。他有禮貌的問了我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先生,您注重健康嗎?」我當時有股衝動想對他說:「不!我情願受凍、挨餓、生病。」並讓他吃閉門羹。但外頭天氣實在太差,我有點同情這位老兄。我心想,對人還是好一點吧,何不聽聽他葫蘆裡賣些什麼膏藥?於是請他進來坐。
    
    他坐定後,立刻顯露出敏銳的觀察力,開口說道:「我注意到你們家是飲用自來水的,是吧?」我承認家裡的確裝了自來水。雖然飲用井水可能更自然些,但誰願意在冰天雪地的北國寒冬,還拿著水桶跑到外頭的水井汲水?他接著說:「你不會真的飲用從水管流出來的水吧?你真的喝這種水嗎?」我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給逮到一樣,支支吾吾的表示,不但我們家人飲用自來水,我還給貓咪喝自來水呢。
    
    他聽了我這番話,立刻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說道:「你應該知道的,自來水裡有許多有害的化學物質。」我聽了這話,沒顯露出驚恐的表情,讓他有點受挫。他可能覺得陳述的分量要加重些才行,於是進一步解釋說:「水裡面充滿了看不見的化學物質。」這時,我終於明白他的意圖,知道接下來他會表演什麼把戲了。但時機未到,還不是告訴他,化學物質並沒有那麼見不得人的時候。況且,也該讓他把該表演的戲碼都秀完吧。
    
    他問我:「你瞧過這些看不見的化學物質嗎?」我很想反問他,既然是「看不見的」又怎麼「瞧」呢?但不等我有機會答腔,他就打開手提箱,拿出一些設備來。這套裝備讓人印象深刻,是一些電氣設備、搭配一對金屬電極棒。接著他要求我從水龍頭裡接一杯水給他。
    
    他用鼻子嗅一下這杯水,露出一副水裡充滿有毒物質的表情,然後把電極插進水裡。他大喊一聲:「注意看!」就把器材的插頭插入牆上的插座裡。大概30秒之後,清澈的水變混濁,過了約1分鐘,水裡就出現討人厭的黃色渣渣。「你看!」這個人得意的表示,當水通電後,水裡面討人厭的化學物質就會給逼出來。看起來,這些毒素好像平常都躲在水裡,等到通電後才紛紛現出原形。
    
    接下來,就到了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也是今晚的重頭戲。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過濾器套在水龍頭上,然後再接水,又玩一遍上述的把戲──把電極插入水裡通電。這次的結果截然不同。我那原本「充滿毒素」的自來水,不再出現黃色的渣垢。他告訴我,那些看不見的有毒化學物質,都經他的過濾器除掉了。
    
    當然,與我們全家人的健康相較,幾百塊錢的過濾器開銷根本微不足道。推銷員告訴我,如果到這個地步,我仍半信半疑,還有很多文獻資料,可以支持他的說法。說著說著,他就拿出一堆剪報,內容不外是說自來水裡暗藏很多危險因子,包括消毒過程使用的氯氣(Cl2)在內。資料裡還提到,氯氣就是用於第一次世界大戰,那個惡名昭彰的毒氣。接著他又伸手進入袋子裡拿東西。我猜他可能會拿出防毒面具來,這是很合理的推論──他怎能毫無防護裝備,就曝露在致命的自來水之前!不過這次我倒是猜錯了。他拿出來的,是化學藥劑聯鄰甲苯胺([CH3(NH2)C6H3]2)。他告訴我,這是一種試劑,把它滴進水裡,如果水中有氯就會出現黃色。不用說,我家的自來水裡也有氯。
    
    接下來,他要求我放幾根手指到杯子裡。過了幾分鐘,他又用聯鄰甲苯胺試劑來測試,可真奇怪,氯都不見了。他很肯定的告訴我,這些水裡的氯,都由我的皮膚吸收進入體內了。想想看我在洗澡的時候,身體吸收了多少有毒的氯,而且還經年累月的在吸收!但是別擔心,人當然不能不洗澡。他也有專門配合蓮蓬頭使用的過濾器,可以把雜七雜八的髒東西都濾掉,氯當然也包括在內。經過這麼精彩的表演之後,我被迫接受的這堂毒物學暨化學課總算告一段落。
    
    對我而言,忍受這種江湖術士並不容易。但我仍咬緊牙根看他演完全程。尤其當他在高談闊論什麼「致癌率節節高升」、「身體負擔的毒素愈來愈多」、「科學家專門製造致命化學物」之類的鬼話時,我更是面無表情。我只是輕描淡寫的指出,人的平均壽命其實是逐年增加的,雖然有些癌症的發生率增加,但有的也在下降。我甚至沒有提醒他,在自來水裡加氯消毒,其實可算是公共衛生史上最偉大的創舉,不知造福了多少人。現在總算輪到我了。該我來為他上一堂化學課了。
    
    首先,我拿起那杯經過電解,有黃色渣渣的水仔細端詳,水裡的渣渣清晰可見。在他還來不及出聲阻止之前,我把它拿到嘴邊喝了一口。這時,他的臉色變得像杯裡的水那樣黃。他大概以為我瘋了,企圖自殺。但我心裡有數,知道自己一點危險也沒有。我理解整個過程。那些黃色渣渣並不是什麼溶解在水裡的化學物質,它其實來自電極。電解是基本的化學實驗,把兩個電極浸在水裡,通上電流後,(H2O)經由電解,會解離成氫氣(H2)與氧氣(O2)。如果其中有一個電極是鐵做的,鐵會與水作用產生氫氧化鐵(Fe(OH)3),俗稱鐵鏽,也就是那些看得見的黃色沉澱物。
    
    因此,我充其量只是喝到一點點鐵鏽而已,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是有人吃鐵劑補充營養嗎?我對充滿疑懼的推銷員稍微解釋了一下,接著要求借用他過濾後的那杯水。我在水裡灑幾粒食鹽,再插入電極、通上電。片刻後,水裡又出現黃色的鏽垢。推銷員滿臉疑惑,猜不透我究竟在玩什麼把戲,他完全讓我給搞糊塗了。
    
    我告訴他,純水不會導電,水裡有離子時才會導電。他的過濾器把水中的離子全濾掉了。等我加些食鹽進去,水中有了離子,又可以導電了。因此,鐵製的電極棒又會開始產生鐵銹。為了證明我的說法,我拿來一根鋁釘,請他用鋁釘代替鐵棒當電極,果然就沒有黃色的鐵鏽沉澱物了。
    接下來,我們處理氯的問題。我接了兩杯自來水放在桌上,然後把我自己的手指伸入其中的一杯,要求推銷員握著另一杯水。幾分鐘之後,我把聯鄰甲苯胺試劑滴入兩杯水中,結果兩杯都沒有氯了。我告訴他,氯並不是被皮膚吸收進入身體,而是揮發進入空氣中了。我不知道自己說明與示範的效果如何。推銷員指出,自來水電解之後會產生鐵銹,過濾後的水卻不會,因此,過濾器一定有某種效用。我無法駁斥這個邏輯。
    
    當然,我並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亂七八糟的化學故事,也不是初次接觸這些令人頭昏眼花的危言聳聽。看起來,那些透過書籍、報紙、廣播與電視的科學教育普及工作,還有待加強。近二十年來,有許多人打著各種企業的名號,到家裡或辦公室來拜訪我。有的要求我對某種號稱具有「神奇療效」的東西表示意見;有的則請我投資那種「不會有損失」的冒險事業。我聽過與見過的東西真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幾乎什麼都有。例如:水晶、磁石、金字塔、數不清的食品添加劑、各式各樣的減肥術、特殊的油、氧化的液體、去氧的液體、除臭劑、芳香劑、神奇果汁、離子手鐲、草木精華素、各種抗氧化劑、驅蟲藥、有療效的水杯、食物保鮮劑、磁化水、健康毛毯、讓屁不臭的活性碳內衣褲等等。
    
    我碰到過的所有人,包括那些人以後還會繼續碰到的人,絕大部分都是好人,並沒有想欺騙別人的意思。但是他們對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都同樣抱持一種不切實際、過度簡化又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們隨意濫用「有毒」、「化學劑」與「有害」這類名詞,卻對所謂「自然物質」有過度的錯誤幻想。他們大多數對「分子」、「化學反應」與「科學方法」只有很模糊的概念。他們不瞭解安慰劑對身體的效果;而且也不明白,過於相信傳聞的神奇療效,有時可能會搞得一團亂。當然,科學並不是萬能的,它無法回答所有的問題,科學家也會犯錯。但是科學方法,仍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我寫這本《蘇老師化學黑白講》與之前的《蘇老師掰化學》,都是想是讓讀者有機會用科學的眼光,瞧瞧這個複雜世界的運作方式。我希望藉由對普通現象的說明,使讀者對科學方法的功能有些體會。同時對很多事,以堅實的基礎知識進行批判性思考。
    
    當然在我面對這個濾水器推銷員時,上述的那些想法只停留在我的腦海裡,並沒有說出來。西諺有云:「我們可以把馬拉到水邊,卻不能強迫牠飲水!」在這次類似的經驗裡,我的確把推銷員請到了自來水邊,但我能說服他喝我家的水嗎?看起來我的說明與示範還算有些效果。因為我請他喝咖啡時,他欣然同意,也不在意我是用水龍頭流出來的水煮的。
    
    我覺得自己折磨這個可憐的推銷員夠久了,為了獎勵他全程聽我說明、看我示範,在他準備起身告辭的時候,我表示願意買濾水器。當然我的決定並不是由於他那些不對題的示範,而是我正準備買個類似的玩意兒。濾水器的確能除掉一些在水處理過程中產生的,我們不想要的物質,例如三鹵甲烷(CHCl3、CHBrCl2、CHClBr2、CHBr3)之類的化合物。
    
    在自來水裡加氯,固然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但我們還是得付出一些代價。氯會與溶解在水裡的微量有機化合物作用,形成三鹵甲烷這類致癌物。活性碳過濾器能濾除三氯甲烷以及很多汙染物。當然,與我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的許多風險相較,飲用自來水的風險可說是微不足道,而用一個好的過濾器,可以把飲用自來水的風險又降低許多。此外,沒有殘氯的水也比較好喝。
    
    因此,我簽了一張支票,並送給這位新朋友一本初級化學課本,希望我們這次的見面對他有些幫助。我想,對他來說,今晚不但外面是淒風苦雨、雷電相加,他的心情也像是在洗三溫暖一樣,忽冷忽熱的。當他勇敢的走入風雨中,向下一個目標前進時,我從窗戶看著他的背影。我看他停下片刻,好像在釋放壓力,重新振作。這個一直擔心自來水中的化學物質會危害健康的人,居然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菸,點了一根,抽了起來。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