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2004年一月,鐵恩方已經九十一周歲了。

九十一歲的鐵恩方,已度過了孔子所說的「心所欲不逾矩」之年,進入了王宗嶽所指「耄耋能禦衆」的境界了;已度過了馮友蘭先生所說「何止于米」,開始了「相期以茶」;已在陶淵明「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應盡便須盡,無複獨多慮。」的狀態中生活得很久了。

九十一歲的鐵恩方,繼續綻開活活潑潑的童心,以武會友,以道求緣。

2003年八月,鐵恩方鐵老來到我家。九十歲的鐵老看著我的這個兩室一廳的房子,很高興,就像自己喬遷新居一般。他各個房間走了走,然後就坐下來與我們聊天,聊什麽是「站如松,行如風,臥如弓。」鐵老說,行如風,就是放鬆的狀態要像樹葉在風中一樣,沒有一處用力。這個說法與武術教科書上以及民間口耳相傳的都不一樣。

是的,鐵老對傳統文化的認識,點點滴滴中,既有老輩人的代代相傳的生命資訊和自己智慧融通的靈魂感悟,又如春風拂面一樣了無痕迹。一聊就達五個小時。聊到後來,我心不安了,心想,您可九十歲了,別累著您,就催鐵老趕快回去。坐上朋友的車的時候,天下起了飄潑大雨。鐵老看著車窗外迷迷濛濛的大雨,不著急不著慌,甚至像少年一樣,左看看右看看,滿眼都是新鮮。對任何事情都保持新鮮,這樣的人會老嗎?

有一天我想聽聽鐵老以前講解王宗嶽【太極論】的錄音,就打電話給鐵老,借他講【太極論】的磁帶。鐵老說:「我現在對【太極論】又有了新的體會,你過來,我給你重新講講。」

於是,我和幾個朋友相約來到了鐵老家。在鐵老居住的四合院裏,我們各自找好座位後,鐵老才坐到自己的椅子上,隨之,邊背誦王宗嶽【太極論】的原文,邊一句句深入淺出地講解其中的要義。

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其重要的特點就是理法不二,理法一如,如果光懂理,並不代表著你真正理解和掌握了這個理,還必須從內在的功夫上去悟覺。因此,講完【太極論】後,鐵老就親自展示了其中「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四兩撥千斤」能內涵的實質。幾個習武多年的中年人看得目瞪口呆,使知「耄耋能禦衆」之言不虛。

上海來的莊英豪學過多家太極拳,但這次他所體驗到的卻是真正的【太極論】上的功夫。從鐵老家歸來後的幾天,他還沈浸在怎麼就被九十歲的人給打得蹦跳起來了呢?

鐵老是程式八卦掌第五代傳人,但他爲什麽能把【太極論】分析得這樣透徹呢?

鐵老說,天下武功是一家。我們不能做井底之蛙。

對於太極拳和八卦掌的傳承歷史,鐵老的觀點很獨特。比如,歷史上公認的楊式太極拳創始人楊露蟬和八卦掌創始人董海川之間曾進行過一次比武。公認的說法是比了三天三夜後,不分勝敗,從此達成了練太極的可學八卦,練八卦的可參研太極的佳話。鐵老說,他們不是武夫,而是真正懂得傳統文化的大家,他們難道會像街頭的小混混一樣去打?如果這樣,他們還叫有功夫?其實,他們 一見面,一施禮,對方的功夫怎麽樣已經感覺到了,已經一清二楚了。 他們是敞開心扉,凝神定氣的暢談了三天三夜。這才是高手之間的惺惺相吸,以武會友,以道求心。

附註:網路轉載,作者--藍晟

創作者介紹

morrision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