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顛五行拳



     當初我剛隨高老先生習拳時,所傳各拳均以慢煉為宗。當時高老已年過七旬,我以為他是年紀過大,身體不支,所以示範時才如此緩慢。也因為年齡相差過大,老先生說:「咱爺倆是只傳藝,沒傳承;以師徒相授,無師徒名份。」

     因為我父親說:「你高大爺得到孫存周,韓慕俠不少好東西。孫,韓二人是後起之秀,老輩都承認。要珍惜!」而且高老傳的慢煉並非輕鬆,很吃功夫的,雖然煉慢,但出功極快,我也就照此煉下去了。後來有孫式和張占魁的後系朋友問我,我就說是煉這兩支的。

     等教到葆真八卦的四身和龍擺尾時,老先生的演示確如行雲流水,極盡游龍飛昇,飄忽不定之能。我這才知道原來高老的身法是如此變幻莫測,也驗證了家父的話。但當問到煉形意為何不像別人一樣剛猛發力,慢煉能否打人時,高先生只是笑而不語。跟老輩學拳,這份苦得忍。

     幸遇薛顛武學傳人張恩師是我的福分。至此才知道世面上的形意拳都是以打法當煉法,用演法當打法。結果非但在比武中無法取勝,更是到晚年百病皆出,徒勞一生,終無所獲,悔之晚矣!形意是煉好了養人,終生收益;練不好傷人,後患無窮。薛顛受過異人相傳,在靈空師處得到昇華,五行十二形都與李存義,李振邦大異。但無論如何變,都離不開九要(二十四法)。很多人拳架不正,就是八要沒有齊備,如此就不會長功。又因為形意細活小手特多,一個劈拳,張師就給我教了一年,也整整校了一年。高老首先教我的是孫氏劈拳,也是將近一年時間。我當時還小,心性未定,以為是不教東西就跟父親說了。過兩天我煉完拳,老先生說:「忠民,劈拳是基礎,把他煉好了,一式對式式對。有你父親,大爺不會虧待你。」

     薛顛形意有五行樁法,是配備五行拳的。一行一個樁,劈拳不是「三體式」,是另有一套。據傳郭雲深關門弟子,深縣西馬莊李振山因贍養郭晚年至送終,得此五行樁,並傳給其親屬。

     形意拳的氣法是門內密傳,與樁法一樣都是躲在門後煉的東西。李仲軒老先生煉至內氣騰然即是得益於此。勁法是煉形意必煉的東西,沒他不能比武,李老在文中曾披露一二。我曾經給一山西形意傳人演練過一次,他說:「沒見過,這不是形意的東西。」形意是煉打分家,出功夫靠煉功架,煉小手,而比武就得求脆,求快。練形意要變幾次勁才能知道什麼是形意拳。

     比武要在轉瞬間完成。張師在跟林師爺之前是學朱家形意的。朱殿琛是「朱家四傑」的叔叔,用祖傳中醫與「定興三力」李星階換藝。

     林師爺是天津人,後北遷齊市。見張師練功刻苦,尊師謙遜就要教他。張師的朱家形意師兄對我說:「你師父有東西,他自己玩了幾年,把東西改了,和我們不一樣。此後與人動手眨眼間對方就倒了。」因薛顛的事,林師爺不讓張師提學拳的事,更不能提薛顛。我算是張師的關門弟子,因其父與家父是至交,故我平日稱張師為兄長,也因這層關係,張師才決定將薛派武學只傳給我一人。

     薛顛形意五行拳還有功法和打法。林師爺的東西程序性很強,渾圓樁也不是一上來就能站,要經過幾步才行。站完渾圓樁要煉圈手,但還不能直接煉,中間需要一個功法接引。

     「佔先手」是薛顛的獨特打法,在形意門中可謂「獨樹一幟」,比武省時省力,一個「巧」字就解決了問題。


薛顛形意轉身



      形意拳是實在人煉的實在功夫。煉功架愈慢愈佳,因為形意細活小手特多,快了就忽略了,煉法出功夫全仗小手。煉拳要煉精細拳。
     過去圈裡互相都瞭解,沒有吹噓誇大的。我曾經看到媒體介紹的大師的功夫比自己的師父高很多,就拿錢去江蘇等地考察,結果如何在此不便講。只是想告訴大家,好師傅就在身邊,不要輕信他人。
     形意圈裡有句話「河北形意靠功力贏人」,我就此事問過張師薛傳形意是否如此。張師說:「有技巧不使,使了那是滑頭,遇功力大的就沒用;有功力不用,用了那是笨蛋,遇頭腦靈的就無用。」李老說的妙「用腦子比武是大智慧」。
     在武行裡要人品功夫分開論,這是後來才悟透的道理。有人品有功夫可以做師傅,有人品沒功夫可以做朋友,我前些年就是沒弄懂這些,幫一朋友的忙,也給自己找了很多麻煩。沒人品有功夫不交往,兩者都沒有只能敬而遠之了。
     沒有人親自試過李仲軒老人的功夫,但大家公認他是通家。一個人功夫如何可以從文章中得梗概,知深淺。
     只有松靜,才能敏感,敏感是煉形意的訣竅,週身敏感即可週身聽勁。此外還有其他用處,但不是本文要涉及的,留待以後再敘。身心放鬆入手,從身心放鬆到身心兩忘,週身松空,心志明靜,自然漸入佳境。
     形意拳可開發腎臟,性腺。我就此曾寫過專門的東西,但並不是任何事都宜公開,要看時機與環境。有人拿這個說事,我無心參與是非,只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滿足了。「與惡狗爭食,非可」。
     尚雲祥是各拳皆通,但他並未學過,這是形意煉通之後自然形成的,「一通百通」。我曾經和一朋友交流過六合螳螂,很多地方特別是高深處都是相通的。
     薛顛形意的轉身叫回身法,是根據五行勁而設的。劈拳轉身暗含雞形的啄米,抖翎和蛇行。鑽拳和炮形的轉身份別是鷹鷂回頭與龍虎鬥志,這兩勢與熊鷹合演都是形意拳非常重要的功架。
     薛顛形意的橫拳轉身類似象形術的旋法,是八卦轉身法。關於象形術,按照林師爺的說法是薛顛首創。煉五行學不到轉身,對五行體會就不深。我當初隨張師學薛傳形意時,對起勢和收勢印象很深,不僅說道特多,張師也非常重視這些練家子注意不到的地方。教收勢時,張師說:「這是八卦掌。「我學過葆真八卦,對此有同感。因為是先煉形意後學象形術,學旋法時,我才知旋法與收勢也是相通的。
     李存義將八卦撿出來放到收勢中發揮。薛顛不專門煉八卦,將精華濃縮成旋法享用。因我系統學過八卦,可從中相互驗證。
     松是煉形意的頭道關,也是第一次變勁。要松到什麼程度,林師爺有自己的標準,全身要象輕紗一樣在空中隨風飄蕩,這個不好理解。你用手去抓羽毛,你好抓,有力使不上,等他落到你手心早把你打了。薛顛管這個叫」玉樹掛薄衣「,如此身法可在比武中發揮奇效。
     沉勁是松透了之後自然形成的。李存義《形意精義》:」四梢用力,則常能猝 變,令人生畏。」手足筋梢是內氣充盈向手足灌注的結果,是充實不是自主繃緊。


薛顛的鷂形



     有位形意練家子是張師常客,想品品勁,總被敷衍過去。有一次剛好我在張師家煉拳,這位先生用激將法話裡話外說張師功夫不行,我說:「咱倆摸摸。」薛顛的炮拳含虎形,剛搭手我就用半個炮拳把他丟了出去。那人從牆根起來說:「總算教出一個像樣徒弟。」走後張師說:「你怎麼那麼傻呀。給他一下得一下,又沒拜師,正回家琢磨那。」正像李老說的「沒立下師徒名份,應酬話就多。所以學形意,一定得先拜師。」學拳不比一般,感情再好,沒拜師,教東西也保留。沒遞過帖,東西學不完備。後來相遇幾回,他看出我與張師其他徒弟東西不一樣就拉我去吃飯。我知道是套東西就說:「您都有徒孫了,我哪敢說話。」他有些不高興,但路過他幾個徒弟的場子都很熱情,也算沒得罪人。
     起勢沒練好,打拳沒效果;收勢練不好,打拳沒收穫。薛顛收勢後會煉很長時間旋法,再猴蹲身一會。薛傳形意非常注重起,收,旋,蹲這些細節。
     薛顛拳藝很系統,程序性強。形意,象形術都從「虛無無極含一氣」開始。半年後,張師說:「可以煉猛虎歸洞了。」這個虎形的動作類似猴蹲身的功架,只是不蹲身,兩手成掌向上。這個虎形可將這「一氣」發揮出來。
     雖是先煉形意後學象形術。但猛虎歸洞之後要將兩手向懷中含抱,掌心至臍。張師說:「這個功法是象形術的馬象。」可丹田氣足,腹硬如鐵。
     經過虛無無極含一氣,猛虎歸洞,馬像三步,煉渾圓樁才有深體會大收穫。
     沒煉過薛傳形意,看李仲軒關於薛顛拳藝的講述有似是而非的感覺。因為起點就不同,沒學過薛派武學是看不懂這些的。「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形意拳是師父教徒弟,沒有徒弟問師父。程度不夠,既使學了也無用。
     林師爺說:「看薛顛打鷂形,有身子旋起來的感覺。」鷂形勢勢要擰身合肩胯,拗步蓄勢順步發。翻身接手靈光巧妙,虛接虛搭,若即若離。入林,捉雀是毒招,下抓襠,上扣眼,練打帶摔,這是旋下。抖翎,鑽天是挑領,也是蛇行的放大,穿襠人飛,是上旋。煉鷂形身子不會擰裹鑽翻既摔不倒人,更挑不飛人。
     煉拳一段時間,大小便會很臭,這是在排毒。每個人都有隱疾,煉形意可將其化於無形。過此階段會覺週身內外異常舒爽,口中津液湧出。


薛顛之鶻性形泛談



     有位拳師連續踢了多家場子,在當地出了名。有次比武被對手的同夥在後面拿磚拍了頭,還未來得及調整就被二人連拳帶刀弄得半死。比武與交流不同,什麼意外都有。光靠眼睛照顧不到,只有週身敏感才能應變自如。
     形意要「光著身子」打拳。並不是真要脫衣服,全身四萬八千毛孔要象新生嫩芽一樣慢慢舒張,讓空氣在體內外流通。林師爺遵照薛顛的教法,半夜在樹林中煉。此法對感悟臟腑,筋骨,皮肉,及各大重要穴道有大用處,這是身內求;更深層可對周圍事物有感知能力,是身外求。林師爺憑此都次化險為夷,可謂延命保身的良方。
     形意拳沒悟性煉不了,太聰明學不牢。師父把該說的都說到了,就看弟子能悟到哪,就得多少。沒煉到程度,師父不會提,怕亂了徒弟心性,不紮實求東西。很多人都耐不住等待,中途荒廢了。
     張師說:「薛傳形意不怕沒基礎,年齡大。形意拳是悟出來,體會出來的。」年輕人閱歷少,心性不定反倒求不出東西來。光機械打拳,靠時間數量那是傻練。
     有在墳地練拳的說法,一般人在這種環境會心慌氣浮。其實這只是求那種週身敏感的狀態。也可不必如此,煉拳時找一點,夏天在樹林中站著,全身各處隨時有被蚊子叮咬的感覺即可。
     我有個徒弟跟「跑線」的學過打牌,這些長年在火車上「跑線」的專門靠與旅客打牌掙錢。一副撲克想抓哪張是哪張,想發什麼是什麼。這與比武是一樣的,眼疾手快就佔先。我小時是「慣打」,家裡為平事花了很多錢。街斗後煉功有新體會,這是偏門,我不提倡。
     鶻形是形意獨門,可平肝益肺。兩臂聯繫著肺,兩腿聯繫著肝。鶻形上開下合,起翻落鑽,開中寓合,合中含開。如此兩臂一開一合,滋潤了肺;兩腿一起一落,補養了肝。鶻形行架時含著螺旋,與敵搭上有把對方帶跑的勁,剛一牽動就變勁打出鑽拳。因此形手臂太張揚,犯了「八忌」,所以這兩動要在一下中完成,晚了敵人就真被帶跑了,若遇硬手,還沒等你鑽他,自己的中盤早被掏了。
     我只是薛派武學的受益者,因薛顛這一支傳播不廣,將自己的經歷與體會寫出來,給大家做個參考。


薛顛的龍形



     細活小手是五行拳關鍵。有李存義支系的傳人來訪,其演示五行拳細活,實則不非如此。只是在傳承中各代傳人根據自己的特點所作的增改。形意練不得法易出偏差,萬萬不可自以為是擅自改動拳架。練拳不當受的傷是醫家都束手無策的。
     張師說:「咱這東西一輩子都用不上才好呢,說明這一生你是太平的。」現在是法制社會,打傷人要賠錢,打死人要償命。我曾多次因此賠錢,無奈之舉。高手每一拳都是致命的。張師煉拳從不發勁,既使教我勁法時,也相當柔順。只有一次,我嘗到了張師的勁道,那滋味真是回味終生。
     柔勁過關方可入明勁。薛顛的功架勢勢含有舒筋收筋,旋筋擰骨,潤筋養骨等多種功用,如此煉功才有進鏡。
     眾多習武者對司空見慣的「松」理解不夠,有不明者,有心知身不知者。「松」是大學問,千萬不要忽略。「自以為是」是習武大忌,要親自到過來人身上摸,在明白人身上試,才能真正將「松」功煉上身,受其益。
     樁功是密傳,只有拜師才能學到。張師教過一個煉功要竅,可貫穿所有壯功與功架當中。人剛躺下要睡覺時,身體會自覺調整幾下。同樣,站樁也要週身內外微微調整,達到非常舒適得勁的狀態,如此站下去即可享受樁功。打拳過程中也有這個微調,只是一個在動態,一個在靜態。薛派武學傳播很少,有人從此受益也算將薛派武學發揚光大了。
     煉拳得時常有新鮮感,不斷有提高才行。我現在的拳學理解比兩年前要深入,這裡沒有對錯,都要經歷這個過程。
     因習武而交的朋友感情會更深。以前朋友要照片,我就拿外出遊玩的留影給大家看,有的說好,這是朋友捧場,真煉拳不會是這個樣子。
     林師爺只繼承了薛顛的武功與丹道,中醫方面略通梗概即因變故離開薛顛。張師是祖傳中醫,尤擅骨傷科,如此也算三藝齊備,沒有留下遺憾。我隨張師學拳時,他已退出武術圈多年,在家自娛自樂,至今還有不見外人的老習慣。要不是兩家的交情,我也無緣得此脈傳承。
     隨師期間,時常有人來拜師,都是熟人介紹,張師未收也指點了他們。來人都有層次,不是來學拳的,只想請張師把自己的東西串起來得以昇華。這不比串腕子,是拔高的東西,必須拜師才能受教。張師為了不撥熟人面子,略微點撥他們也有提高。
     學拳到一定時候要找明白人把自己的東西串起來才行,否則始終是小成就,登不了大雅之堂。
     薛傳形意起勢是面向正前方,落勢是猴蹲身。猴蹲身是樁法,可激增週身氣血運行,充實丹田,達到神合,意合,精氣合的目的。
     猴蹲身功架精義是三並兩合。腳尖並,腳跟並,膝蓋並;肩要合住,胯要合住。脊背拔直,不可弓彎。兩臂團成圓。如此才可形正,氣順,勁整。站此樁時要聚精會神,全神貫注地煉,能松脊柱生活力。
     張師並非先教劈拳,而是教的龍形。薛顛管熊鷹合演叫「小形」,龍形兩腳不離地,是狸貓上樹接熊鷹合演的功架。龍虎二形通任開督,是入道修德法門。
     薛顛得靈空師傳授後,將重點放在龍虎二形上,這不是姬際可的體系,是形意的別傳。龍形精義在於眼睛與手的配合,眼注視隨手走是關鍵。象形術的龍像有六法,但把縮骨,抖甲二勢煉通,其餘皆不煉自明。龍形狸貓上樹與龍象縮骨是束,熊鷹合演與抖甲是展,猴形也一直在束展上做文章。
     象形術對筋骨功夫要求極高,沒有過關練了也無收穫,還會傷到身體。這也算高起點高要求高成就吧。
     五行拳的劈,崩,鑽,炮,橫各有它的妙處,十二形每一形都有它的功用。「全會則精」,全部學到了,自然融會貫通。形意拳必須系統全面的學,這樣才能一出手什麼都有。未學完備也就帶不出來,一輩子是上不了道的門外漢。


薛顛的鼉形



     現在武術書遍地都是,也就此產生了眾多嘴把勢。前些年就遇到一位,後來發現說的都是書本上的東西,沒有功夫,就終斷了往來。
     有一次立師(張立群)讓我品品勁,一掌下來我就全身「挺」在那不動了,好幾秒鐘才緩過來。他說:「這是定身法,要掌握火候。拍你一下,你本能全身一挺勁就僵在那了。」
     立師的師父是林北居,林是1912年生人,天津人。民國十八年拜在薛顛門下學習形意,象形術等,於民國二十二年離師去外地謀生。
     當年得過薛顛指點的人不計其數,但拜師的徒弟非常少。李存義,李振邦的傳人裡請教的特別多,但都是有藝在身,所以只能視來人程度適當點撥。
     鼉形也是形意獨門,是鑽拳起手接橫拳,劈拳的動作,煉的是抽身法。落勢不停,行架中可隨時變換虛實。手是八字訣,功可健肺,用可點穴。與太極雲手,八卦滾球有異曲同工之妙!鼉形是鑽橫劈三拳在一個動態中,只是這橫拳太張揚了,劈拳落勢在了旁側。
     記得立師講鼉形打法時,他一掛一粘,我順勢一傾,左肩正好撞在立師手上,手臂立刻發麻,不敢動彈。立師說:「這是點穴,感覺和平日由於姿勢不正確導致的不過血一樣,是一動就難受,所以只能保持原狀,等血流通了就好了。」
     點穴需「眼疾手快」,更重要的是「隨機造勢」,手」佔先「放在那,你自己會來撞。不撞都不行,「形勢所逼」。佔先是「巧」,可點,可打,可發。有了這個「巧」,制人就是抒發感情。點穴與佔先手都是「領先」的打法,一個會兩個都會。
     打人容易,放人難;放人容易,控人難。能打壞人的很多,不少普通人也能作到。但真要乾脆利落的在比武中把人丟出去就需要功夫了。如在實戰中能控制住對方已算高手了!



解析薛傳形意的「意」



     李洛農完整的繼承了姬祖的原始煉法,並未作任何的改動與增刪。形意拳之名自古有之,以前是門內叫法,對外有很多諧音名字,後來在李洛農時期叫響了形意拳的名號。郭雲深初始得藝於老樣形意拳,後來受教歸附於李洛農,統一了煉法,廣傳於世,得其部分老樣形意的有李存義、李振山、尚雲祥、孫錄堂。
     八卦掌屬龍,龍有翻浪升天之勢、游空隱現莫測。「龍」是身法,不是招式。所以,李仲軒先生文章中有「程廷華打八卦,勁力渾身鼓蕩,感覺不到他在打,只感到他在動」。打八卦給人一種在空中漂著,許久也沒落下來的感覺,已經算煉到家了,所謂「游龍行空」。老輩人中能達到此境界的八卦門人有眼睛程、韓慕俠、翠花劉和宮寶田。
     形意屬蛇,腳下不離地爬行,打拳也是一拱一拱的往前擠,蛇行步不是借鑒八卦的步法,形意拳本身就有走偏門的煉法。形意拳的功夫出在腳下,所以「蛇行崩趟」是關鍵。李存義吸收了八卦、太極的精華,但並不是體現在步上。
     太極是水,可聚可散、可分可合,王宗岳說「太極者,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水受力則散、隨之即合;動時則分、靜時即合,是一種流動的活力,這是比武。打拳卻要象「行雲流水」般的穩、靜、慢、均,才出功夫。
     有徒弟跟我說「師父,您教的這個樁過於簡單,讓我怎麼煉啊?」我看出他的心思是說我沒有交底,我說李仲軒先生的渾圓樁就兩句話,其實真東西也就如此。高明的師父是把東西撿出來教給徒弟,如此徒弟才能學會、煉通、悟透。很多人什麼都練,就是沒有長進,這是因為沒有把東西串起來,各拳都有新鮮,常聽這些只能是落伍。「一通百通」是捷徑,到最後才知「欲百通不如先一通」。
     煉法過於複雜,有措手不及之感。大家應該有這樣的體會,當你要站樁前的一剎那是不是非常好?而樁架擺正了,就不一樣了?因為你要顧及的地方太多,根本無心去品味樁功的好處。薛傳形意的「意」就好似這個,無意之意方是真意。
     煉拳要有「體重感」,身法的變換、比武都靠這個。前腳掌和腳趾蹬的是這個「體重感」,性拳走架的渾厚感也是這個,象形術的「大勢所趨」還是這個「體重感」。
     武藝是養氣於丹田,道藝是無念無想、不思而得。前者練的是後天之氣,後者得的是「先天真一之祖氣」,至於二者的區別,很難用語言形容,只有煉者心知肚明了。起點不同,一開始煉的就是兩個東西,當然只有武藝的成效,不知道藝的究竟了。


民秋說馬象



     煉功架愈慢愈佳,因為形意細活小手特多,煉快了就忽略了,煉法出功夫全仗小手。
     要煉明白拳,自己的程度心裡要有數。用大拇指按壓手臂的肺筋脈,有的地方有痛感,說明肺經尚未被打通,劈拳還未過關。抓劈拳一年左右會有窒息感,至此對體呼吸才有真正的體認,煉拳與修道是一回事,打拳要帶點靜坐的定慧,靜坐要帶點打拳的神氣。煉形意本身就是修道。
     松是煉形意的頭道關,也是第一次變勁。要松到什麼程度,薛顛有自己的標準,全身要象輕紗一樣在空中隨風飄蕩,這個不好理解。你用手去抓羽毛,不好抓,有力使不上,等他落到你手心早把你打了。薛顛管這個叫「玉樹掛薄衣」。只有松靜,才能敏感,週身敏感即可週身聽勁。
     形意要「光著身子」打拳。並不是真要脫衣服,全身八萬四千毛孔要象新生嫩芽一樣慢慢舒張,讓空氣在體內外流通。煉拳時也可以找一點,夏天在樹林中站著,全身各處隨時有被蚊子叮咬的感覺。
     尚雲祥講「輕出重收」,薛顛有自己的說法。形意拳只煉向上的勁,從不練向下的勁,鬆了自然出沉勁。
     樁功是秘傳,只有拜師才能學到。薛顛傳下的一個練功要竅,可貫穿所有樁功與功架當中。人剛躺下要睡覺時,身體會自覺調整幾下,同樣,站樁也要週身內外微微調整,達到非常舒適得勁的狀態。打拳過程中也有這個微調,只是一個在靜態,一個在動態。
     「肩窩吐氣」是薛顛講過的練功口訣。肩窩是張嘴,對著手臂吹氣,勁就到了指尖,站樁打拳周是如此。打劈拳時,「肩井」如瀑布一樣傾洩而下,是「重力」,對應「肩井」的是「湧泉」,打鑽拳時,「湧泉」似噴泉般向上湧出,身勢藉著這個勢頭鑽出,這種煉法可將意氣勁合一。
     象形術守的是空竅,馬象的手型是倒三角,手指環扣將腹臍空出來,是丹田充實法的進一步煉法。並且是提著右腳跟,點著腳尖煉,類似馬休息時的腿姿,這是關鍵處。真傳易筋經亦是此種煉法。五法柔順,隨時可變勁打人,八象爆烈,有神氣逼人之勢,《象形會真》上披露的是雙馬形,發的是腰脊彈力,手撞出挨敵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動作,勁就鑽進去透了後背,這一扣是腳踏出來的。
     剛開始寫書法,毛筆不聽手的使喚,此時不能用力,要學會「支使」她。身體就如同這支筆,學拳初始要學會放鬆,一用力全身就僵了,哪緊哪就不聽使喚,要嘗試著將身體支配的隨心所欲才行。
     書法有「藏鋒」,不是簡單的橫豎,一筆當中有許多的迂迴。形意裡也要有「藏鋒」,有很多不顯形的動作運行其中,待能自如運用毛筆時,勁可透過筆毫直透紙張,此時發勁可透體穿骨,取人性命。我爺爺王克明看了王羲之的字,書法有了進鏡,連帶的形意拳也明白了。書道如拳道,都講究氣定神閒,只是一個把勁運在筆上,行在紙上;一個將勁化在週身,發於四空。


薛顛的馬象



     抓劈拳一年左右會有窒息感,至此對體呼吸才有真正的體認。
     形意拳是招由勁生,五行拳的功架是根據五行功勁編的。煉拳與修道是一回事,打拳要帶點靜坐的定彗,靜坐要帶點打拳的神氣。煉形意本身就是修道。
     形意拳是功夫拳,煉的是含蓄。薛顛管站渾圓樁叫「抱樁」,抱中還要有撐。一次我站樁,立事問我:「你抱過嬰兒擠公交車沒有?」我就明白了。兩條胳膊既有合勁有要有托勁,怕人群擠到孩子,還要有向外的撐勁。平日煉拳這個很難作到,關鍵在與心態。
     很多人看了李老文章練完拳也溜,但沒有效果。除不知道溜的方法外,拳打的對不對也是關鍵。薛顛教過林師爺一個溜之前的功法,希望大家可以從中受益。煉完拳把雙手搓熱反覆擦面,握成雞心拳敲三下後腦,兩腳尖分別向內扣幾次,之後再溜。個中妙趣,大家可以去體會。
     「肩窩吐氣」是薛顛講過的練功口訣,氣者,勁也。肩窩是張嘴,對著手臂吹氣,勁就到了指尖,站樁,打拳都要這樣。
     尚雲祥講「輕出重收」,薛顛有自己的說法。「騰」,形意拳只煉向上的勁,從不練向下的勁,鬆了自然有沉勁。「蓄」,煉收,含著勁打拳,所以煉功架是不發勁的。發著力打拳,看著挺猛,打人身上就不好使了。「含著勁煉拳,兜著勁打人」。
     打劈拳是,「肩井」如瀑布一樣傾洩而下,是「重力」。對應「肩井」的是「湧泉」,打鑽拳時,「湧泉」似噴泉般向上湧出,身勢藉著這股勢頭鑽出。這種煉法可將意氣勁合一。
     象形術守的是空竅,馬象的手形是倒三角,手指環扣將腹臍空出來,是丹田充實法的進一步煉法。並且是提著右腳跟,點著腳尖煉,類似馬休息時的腿姿,這是關鍵處。真傳易筋經亦是這種煉法。
     五法柔順,隨時可變勁打人。八象暴烈,有神氣逼人之勢。李老披露的是薛傳道藝形意的單馬形,而《象形會真》上寫的雙馬形,發的是腰脊彈力,手撞出挨敵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動作,勁就鑽進了敵身,這一扣是腳踏出來的。雙馬形是掛打合一,掛可牽人,打的時候還要踩著對方的腳。一上一下,一明一暗就亂了對方的陣腳,沒了方寸,我就勢亂中取勝,贏了對方。
     劈拳開肺,首先解決的是體能問題。拳煉的對不對自己心裡要有數,不能練糊塗拳。用大拇指按壓手臂的肺筋脈,有的地方有痛感,說明肺經尚未被打通,劈拳還未過關。拳越練越累是錯,應該越煉越舒服,越煉興致越高才對。每天不煉都難受,像著魔一樣什麼都不顧了,非煉不可。


猛虎歸洞與猴蹲身



     形意拳是先祛病再強身,首先把身體要養好,基本功才能上檔次。
     現在環境污染日趨嚴重,雖然經濟條件改善了,但身體卻處於亞健康狀態,沒有真正體會過什麼是幸福,什麼是享受生活。因此,燕窩蛇膽鹿茸都進入了食譜,夢想著能將身體調養好。但人們生理機能下降,消化能力微弱,不見得吃什麼真就能受用。
     猛虎歸洞又叫虎形有極樁,西馬莊李振山深得此樁要義。虎形樁對養生作用很大,可改善睡眠食慾。練功得法,短期就有精力充沛,雙目有神的效果。
     猴蹲身形成於形意拳初期,是古傳內功之一,旁支亦有其它的叫法。形意拳保留了原始的煉法,系統完備,又不出偏差。薛顛傳的猴樁可煉出「腎息」,能逐漸過渡到體呼吸。站猴樁時會明顯感到兩腎象肺一樣在縮漲,小腦、腎、性腺都能得到開發。煉畢氣血團聚於腰腹,異常舒爽。
     無極合一併非形意獨門,楊露禪的嫡系應該知道這個功法。至於是太極門竄過去的,還是劉奇蘭與楊露禪共同發明的就不得而知了。從內功角度講,她是煉精化氣法門。初始會感到兩腎熱如湯煮,丹田發暖,熱流逐漸謾布腰腹周圍,並分兩路延四肢至手足,四心有發熱發汗現象。此時週身暖意融融,妙不可言!
     雖然形意拳功效卓著,但也是需要時間煉出來的,恆心與耐心是首要。而且每個人情況不同,練功體會也是各異。以上是我練功時的感受,或許會對大家鑒別自己所練真偽有個參照。
     功力來自於刻苦與體悟,現在年輕人怕吃苦,功夫沒下到就說形意,太極不好,去學外家拳。其實並不是老師沒認真教,你要反問一下自己是否象前輩那樣吃苦,那樣執著。
     師父給句話不見得當時就能理解,如同拳譜一樣,是過來人的體悟,只有程度到了才能明白。
     道藝五行拳需經催三節、驚四梢、閉五行、聚六合、顧七星、校八要(頂扣抱圓擺垂弓挺)、尊九歌的歷練,但這是在動態不好掌握,所以歷代門人均在三才樁中體認。細節都是練功竅門,如手型作對就會有小漩渦的感覺,這些在道藝形意中都是必煉的東西。


道藝形意「先天」說



     先天樁煉的是「先天真一之祖氣、性命之根、造化之源、生死之本、龍虎二氣發源之始,道謂金丹,知此道理可以入德矣」。此氣乃武道之內勁「能擊人於數步之外,有鬼神不測之妙用,知此道理可以入道矣。」
     形意拳講究抻筋,薛顛有所不同,煉的是舒筋、收筋、潤筋。抻筋易傷,而舒筋則有舒展松長的意味。皮筋光長沒用,要有彈性,所以要收筋。大筋這麼一折騰,要給於氣血滋補才能發揮良能。對於頭頂沉肩、含胸拔背等要領,薛傳形意有獨特的解釋,照此一一煉到身上,有脫胎換骨之感。
     過去的名家中,很多都是吃官飯的。黃文叔是福建省保安司令,曹宴海是總司令部少校參謀,諸桂亭是軍政部國術官。身體欲健康,首要鍛煉筋骨,「運動如抽絲,兩手如撕綿,手足四腕挺勁力」,手上沉著,身上輕靈,步法要「輕妙如貓行」,「頭宜上頂,尾閭中正」則是鍛煉脊椎之妙法。
     象形術的基本初衷是「陰康大舞民體健康」,宗旨是為了讓國民自修有成可上陣殺敵,保家衛國。「象形取義道啟康莊,命以術延道以人昌,勿忘勿助至大至剛,精修性命雲胡不臧」。
     老三拳在象形術中分別是雲晃旋,裹拳形似波浪,有鼓蕩吞吐驚抖之能,與橫拳相似。踐拳含火機之妙,有爆裂驚炸之猛,與虎撲相似。鑽拳剛柔相合如棉裹鐵,生於鼓蕩內含挺力,可演化成崩拳。

「以武悟道」話形意


     內家全本身就是佛家功、道家功,將世間一切理在身上悟出來,所以是真實不虛。不要認為形意就是五行十二形那麼簡單,當然連環八式雜式錘這種有為之法並不在我等要習之列。
     煉形意就是在煉內功。打劈拳時,手抓回的同時,腳也隨之提扒,肛門會陰上縮,此法能治遺精,壯陽。
     老樣形意講求恢復本能,郭雲深將這個道理告訴了李振山。姬祖傳下來的拳在高境界追求神形合一,而老樣形意追求野獸良能。林北居說:「薛顛走路像老虎,落地無聲。」人恢復野獸本能,身體超出常人範圍,具有野獸般速度、敏銳。當時用來評價薛顛最多的是「瘋魔」二字,與一位近乎妖魔般的瘋人交手,這是薛顛的實戰風範。早年我提出「瘋魔」,有些人不理解,認為是初識武術的人亂編出來的名詞。
     到野獸般的瘋魔程度,勁力、招式就可有可無。但拳是一步一步煉的,還是要從內功、勁力入手。象形術是老樣形意的發展,由薛顛創立,目的是啟發人的原始本能,是一步登天。但形意拳程度不夠,直接修煉象形術反倒求不出東西。因為需要深厚的內功,極高的筋骨要求和高度的拳藝做基礎,能自由把握自己的身體。否則煉之必傷。由於薛顛身體散發著獨有魅力和他深不可測的拳藝,國術館的學子都著魔似的苦煉。
     薛顛將武學實戰發揮到了極致,並不是心理發狂、下毒招這麼簡單。相對與還在追求招式打法或勁力的拳師,有天壤之別。西方依仗自身素質在體能、力量上做研究,與我們走的是兩個路子。他們練拳自身產生不了興奮劑,所以會累、回疲勞。這些是高東西,具體內容就不講了,不是保守,老師不看著煉,就真成瘋魔了。
     說些基本的東西,讓大家受益才是真的。打拳時時刻留意外三合,動手時手一上,腳就進了;肘一提,膝就挺了;肩一動,胯就抖了。渾身皆手是在煉拳中養成的,不是打法。週身敏感以前講了很多,每一塊皮膚都長了眼睛、鼻子、耳朵,讓肌膚能看、會聽、會聞,到後來長了嘴,開始喘氣了,就是體呼吸了。



薛顛武學境界泛談


     薛顛傳習的修煉層次體現著他對中華武學的深度詮釋,是由武悟道捷途。直觀的反映內家拳與傳統文化的通融之處。
     形意拳初始是柔勁,舒筋拔骨、謂易筋。形意拳的精不是男人的精子,是人的精力,身強體壯會說精力充沛。生機勃勃的強盛狀態才具備進修的本錢。
     第二階段是明勁,找試摸拳勁,有粗筋壯骨作用。精力旺盛需馬上轉化,不能白白浪費,要用來補養身體,煉精化氣是變化氣質。精變化成氣,壽命就會延長。形意出手帶多股勁,一掌劈下去四周擰著螺旋。抓回來也留出二分向前的回力,煉的是將變未變的活力,含於內的形,形意拳的細活小動作即如此。李存義有「一形不順,不能煉它形,一月不順,下月再煉,半年不順一年煉,煉至身體合順再煉它形,非是形式不熟悉,亦是內中之氣質未變化耳。勿求速效,勿生厭煩之心,務要有恆,作為自己一生始終修身之功課,不管效驗不效驗,如此煉去,功夫自然而成」的名訓。
     下一步是暗勁,收筋縮骨煉含蓄。身體隨時處於一觸即發的滿弓態勢,神意內斂,內氣一下就滲進骨頭裡,斂氣入骨。主修五行樁,外形不動,裡面轉動。看似靜態,上手觸碰,內裡卻似蟒蛇蛹動,是雖靜猶動的活體,鼓蕩。煉到這就有了興致,隨時可應變發力,行站坐臥都帶著拳意煉氣化神,舉手投足皆與常人不同。
     第四層是境域上的化境,已超出勁的範疇。將一切歸於虛無,煉神還虛。重點是轉身,有潤筋養骨作用。
     最後是煉虛合道,驚筋靈骨,走的是敏感的路子,武學方面出靈勁。此時已與道不遠了,感悟天地萬物。體呼吸即形意拳悟道法門。
     近年來我逐漸意識到,當前任務的重中之重是全民健身。隨著社會老齡化,希望延年益壽、重視養生之道、尋求健身妙法的人越來越多。薛顛武學我們這一支正在延續,任務基本完成,今後不會再公開招收入室弟子。而面對更大的難題,面對如此眾多對武術一無所知卻又渴望將身上疾患煉到的人們,太極拳則是最佳選擇。我們下一步重點是將這一綠色養生系統工程做好。讓廣大群眾在環境污染和生態失衡的今天,能夠遠離疾病、遠離痛苦,共同感受太極拳這一簡便易行、行之有效的凝聚著華夏先民高度智慧的人類文化寶庫。



形意拳解要


     煉形意要變幾次勁才知道什麼是形意拳。
     薛顛是異人相授,在靈空師處昇華,五行十二形與李存義大異。
     有技巧不使,使了是滑頭,遇功力大的沒用;有功力不用,用了是笨蛋,遇頭腦靈的無用。李仲軒總結的好「用腦子比武是大智慧。」
     形意拳有五行樁法,配備五行拳用。一行一樁,劈拳不是「三體式」,另有一套。據傳郭雲深關門弟子,西馬莊李振山贍養郭晚年得五行樁,傳過親屬。
     過去名家中,很多都吃官飯。黃文叔是福建省保安司令、曹晏海是總司令部少校參謀、諸桂亭是軍政部國術官。
     起勢沒練好,打拳沒效果;收勢練不好,打拳沒收穫。薛顛收勢後用旋法遛步,再猴蹲身一會。薛顛非常注重起、收、旋、蹲這些細節。
     師父給句話不見得當時就理解,同拳譜一樣,是過來人體悟,程度到才明住?
     形意拳轉身叫回身法,根據五行功勁而設。薛顛傳的劈拳轉身暗含啄米、抖翎與蛇行。鑽拳與炮形轉身份別是鷹鷂回頭與龍虎鬥志,這兩勢與熊鷹合演都是形意拳非常重要的功架。橫拳轉身類似旋法,是八卦轉身法。
     李存義將八卦撿出來放到收勢中發揮。薛顛不專門煉八卦,將精華濃縮成旋法享用。
     煉拳一段時間,大小便很臭,是在排毒。每人都有隱疾,煉形意可將其化於無形。過此階段有週身內外異常舒爽、真氣旋轉周流全身、口中津液香甜味美等妙境。
     被點穴感覺和平日由於姿勢不正確導致不過血一樣,是一動就難受,所以只能保持原狀,等血流通正常就好了。點穴需「眼疾手快」,更重要是「隨機造勢」,手「佔先」放在那,對方會自己來撞。不撞都不行,「形勢所逼」。「佔先」是巧,有了這個「巧」,制人就是抒發感情,可點、可打、可發。點穴與佔先手都是「領先」打法,一個會兩個都會。「領先」不是先進,是動作總領先對手,真有一種打人跟預定似的意味。
     「佔先手」不是具體招失,是數個比武口訣。
     八卦掌屬龍,水墨畫裡的龍都不是直的,身子橫豎有幾道彎。轉八卦時,裡腳前邁,內手向返方向探出,身子就有了裹勁;外腳內扣,腰順勢向後轉,人就被旋起來。一裹一旋就變了身法、有了動勢,渾身這根大彈簧始終崩著勁,人挨上就彈飛了。形意屬蛇,腳不離地爬行,打拳也是一拱一拱往前擠。形意拳的功夫出在腳下,所以「蛇行崩趟」是關鍵。太極是水,可聚可散、可分可合,水受力則散、隨之即合,動時則分、靜時則合,是流動活力,這是比武。打拳卻要象「行雲流水」般穩靜慢均,才出功夫。
     形意拳沒悟性煉不了,太聰明學不牢。師父該說的說了,徒弟悟到哪,就得多少。沒煉到程度,師父不會提,怕亂了徒弟心性,不紮實求東西。很多耐不住等待,中途荒廢。
     形意拳是悟出來體會出來的。煉形意不怕沒基礎、年齡大,反而是閱歷少、心性未定的年輕人不易出功夫。
     功夫來自刻苦與體悟,現在人功夫沒下到就說形意、太極不好。不是老師沒認真教,反問自己是否象前輩那麼執著的體悟。




八卦掌術理辯


     八卦掌屬龍,所以董系的分支傳人大多以「游龍」、「龍形」命名著書。而且很多傳人都將八卦掌練的快如風、疾如雨,真有「飛龍在天」的氣勢。
     八卦掌在練功時,是慢的,並不像龍,更像巨蟒在鼓踴。不是後腳蹬著前進,是全身的骨節一齊的「串」(只能這麼說),各大小關節螺旋著、帶著勁兒的擰著。有功夫的看一眼高手的拳照就能學到東西,我前些年保守,放一些照片在網上只為和大家相識。
     八卦掌動手時才真把龍顯現出來,渾身擰著勁,打一下就擰到另一面,始終像帶著勁的彈簧。招也就在這裡變化出來,不是一式一式的。所以與八卦動手有變化無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感觸。八卦掌我早年接觸很多,有知名的、有隱逸的,但由於正處於形意的求學階段,對八卦體悟不深。近些年在授徒之餘有閒暇對葆真八卦深入體會,方才感歎:此技為何能與形意太極並肩而立,雄居上三門之位。
     三種拳法中,八卦掌是舒筋拔骨最快的。功夫的成就不在招式,內功勁法猶為重要,身體循圈走轉、身內圓丹自轉。隨著功力的增長,內力自會旋脫而出。所以被八卦打了,人是旋著出去的。形意是功夫拳,八卦更是功夫拳,盤根走轉的基本走圈是根基更是核心。



太極之陰陽關係


     太極之陽為形,即正確標準的拳架;太極之陰為意,即內功神氣之修煉。
     太極管煉拳叫盤架,但要「細」煉拳、「精」煉拳,把其總則、分度細摳。總則即太極一身之法,從頭到足均有其特定的要求。至於各式拳架由於繁雜精細,不是文字所能及的。現就其太極週身之法詳述如下。
     頭有「頂頭懸」一說,但由於抽像難懂,很多人都無法真正體會到頭正帶來的展眉落腮、面呈微笑之益處。頭如何正?收顎吞嚥使脖頸微貼衣領即可。如此既無頭頂帶來沖頭之嫌、又無低頭挺頸封督之弊。頭一正可領全身氣血活奮、兩腳輕靈、週身鬆快。
     對於胸背的要求,坊間說法各異。正確的做法是,如要松胸背,必先張肘虛腋。把胳膊微內旋,讓腋下空出一個充氣空囊,汪公永泉有「腋下夾熱饅頭」的秘法留世,大家可細品味其中奧妙。
     鬆腰是太極拳一鬆百松的關鍵。整個脊椎形如九曲株,太極拳是軟中有硬的彈簧剛體。人要硬很容易,不會武的也能掄拳頭打壞人,但這是硬碰硬。太極拳是屬於瞬間驚炸的發力形式,傷人不傷己。這是力學,需要身體有高度的彈性。脊椎是最難煉的,得法也需要相當時日。肩鬆開有肩窩為證,坐著腰椎前塌,站著往後弓,這是松要的憑證。
     太極門自古即有蹲牆根的方法,但一般是煉拳兩三年後才傳授給弟子。因為此法不僅強度大,而且直接練習有沖頭眩暈現象。得真傳的門內弟子,第一年要煉的是一套開發命門的內功,形意門亦有此功,名為無極合一。是在配合調息的同時週身進行鬆緊的轉換,用以運化內氣。有此基礎一年以上,方可練習蹲牆根。此時蹲牆精力充沛、週身松柔,功力亦會突飛猛進。前兩步完成後,亦有更深層次的秘煉之法,以達到妙手境界。
     太極拳的眼神運用充分體現了陰陽相濟的理法。攝出與斂入同時,但並非純用意念行使,完全是內功神氣的自然流露。用眼之法魏老(樹人)有「陽中有陰、陰中有陽、陰陽相合」的精闢論述。
     太極拳用掌多,用拳少。對於手形要有松握小氣球的意識。勁大易破、勁小易飛,如此之拿捏分寸與李仲軒先生評論薛顛飛法點香頭並無二致。都是敏感的東西,並非全然用勁用力可比。這小球如何拿捏的住又不會破,掌心留個空殼,將氣球容入,拇指尖與小指尖在遠處用神氣合勁,將小球牽住。還要將氣球放出去,指節舒張、圓撐,掌根推勁,小球隨之即飛,但中指根要有根線把她拴住,此亦陰陽相濟之理。
     以上只是對太極拳初學的一些基本要求做了簡要的描述,期間有很多感於無法言表,僅供大家參考




從駐顏回春談起


     女人將臉看成是第二生命,大多奔著高檔名貴護膚品使勁,用上確實有效果,一旦停用就大打折扣。因為護膚品中含有激素,具有依賴性,其實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下下策。我這麼說生產護膚品的廠家都會恨我哦!皮膚鬆弛、皺紋、斑、痘都是身體有疾病的外在表現,不要誤認為是清潔不徹底或皮膚表面的問題。
     下面介紹幾種簡便易行的方法,大家不妨一試。
     皺紋很容易讓人與衰老聯繫起來,想祛皺的朋友在空閒時間將雙手磋熱,像洗臉一樣輕柔的摩擦面部,哪裡有皺紋就多摩擦一會。
     有些女孩總嫌自己不夠白,每天臨睡前,順逆時針轉動頭部,要慢、幅度盡量放大。第二天看看你是不是白了許多,3周時間定會呈現光鮮亮麗的光澤感哦!
     充足睡眠是美白的最好、最省時省力的良方。但現代人長期忙碌,一旦有機會休長假便到外地旅遊。非但沒有得到休息,反而更加疲勞,人們正應該借助這個機會徹底調理疲憊的身心。大家太需要一種舒緩壓力、有益身心、保健養生的鍛煉方法,以保證每天正常的工作、學習、生活,更好的享受快樂、幸福和美好的生活。
     其實上面介紹的美容功法就是從太極拳中摘出來的獨立小功法。太極拳是我們祖先留下來最重要的遺產之一,在清王朝的皇家、高官顯貴手中牢牢掌控了近百年。
     更由於形意、太極、八卦三大內家拳的保守,近代人已經淡忘了她們應有的巨大社會價值。現代人想防身自衛去找外家拳、國外武技。欲養生保健去學健美、健身操。在內家拳落入低谷、甚至消亡的今天,形意門李仲軒、太極門魏樹人、八卦門鐵恩方三位長者以他們各自繼承的武學與高深修為,為大家道出了武術的真諦,讓世人從新認識了拳學的本來面目,這是內家拳界的幸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讀一讀,那是另一片意想不到的天地。

創作者介紹

morrision

morris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